真不知道改啥名

杂食又挑剔,光拖脑洞不产粮,喜怒无常但想平静生活的老干部

突然复婚。
看来不应该叫李怼怼的,该叫李宠宠

让李泽言抽卡,妈的非得要死,SR都是重复的,还是我女朋友么,分手!

现在觉得女朋友这名字和头像改得真是好文明。

不是我强迫症……
但是左右两张,明显进化后的要胖了!衣服褶皱都扯平了!胖了啊!大人您再这么吃下去没衣服换了啊!

大FLAG高高挂

我从来都是闷声做大死的人。
现在,我……
我要,立FLAG。
我要产粮,我要画好一点的东西,还要过执业医。
咳……这就是悠然说的“为了喜欢的人改变一点”啦……
咳……大家都在迷老公的时候,其实我,最喜欢悠然了。什么都没说!

一定是最讨打的角色印象表。
来自一个人类识别障碍:
认不出隔壁班同学们谁对谁;交往前一个月还叫混前男友和他同桌的名字;天天lovelive可分辨出九个小姐姐花了半年。没有办法分清不了解的人,除非那个人实在很有特点,连名字最多也只能记住两个字。
如果被一个像我这样的人说:
“我是认得出你的。”
说不定是告白呢。
不知道打标签是不是这样打。

我可能是无处安放了

最近事情,有点多。
十八号,要从一个科室转到另一个科室,原来的科室要我留下来交班,后一个,应该当天去报到。
我对其他留下来的人问,能不能把我手头上的这三个病人在周末交代一下,第二天早上我直接去新科室对接?
没人接,并指出转科本来就应该早上查了房交接后人才能走的。
可笑,一个房子四个角,一定有人碰不到肩膀,两边都要交,为什么不能由矛盾中心的我来选。为什么留下来的人,一个个理直气壮,似乎我才是犯懒推诿的那一个,我是提出非分之想的那一个。
结果当天我从接近新科室的房子坐一个半小时的地铁到旧科室,查房交班写病程又从新科室坐车接早上的班。
是我不对么,人们不可以帮么…如果说不帮是“无可厚非”,那就是默认了不帮是错误...

糟糕,我第一个反应是花京院典明的刘海
【刚才打错名字了OTZ】

周太靓汤:

早上的方便面,玩玩用画的

坑坑不息

当初我说我要给我哥画漫画,
结果我只花了一张留下了若干草稿……
当初我说要按语文考卷里非常基的文言画短漫
打完草稿后我连文章名都忘了
当初我说要把男神可爱的脸画出来
拖稿拖到他不开心,现在还欠着一堆

好像当初说好了的都没做到
当初想都没想过可是坑就在那!
墙角太太你要不要来一个:
【填坑支援大会】
_(:з)∠)_

速冻音乐

我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感冒并且发烧了
昨天听了一个版本的《小苹果》
整个人鸡皮疙瘩都飙起来了
感觉拔凉拔凉的啊!
就听听听……
听听听……
晚上回来就发烧了。

下一页
©真不知道改啥名 | Powered by LOFTER